2011年12月6日

「艾爾」短文之二

 -1.

大氣中瀰漫著具有濃烈毒性的厄泰拉西亞孢子,將視野染成了一片災厄的青綠
散佈在各地的遠古納斯德殘骸更為了這片禁地增添了幾分不安之氣

在這裡,就連呼吸都已經是足以致命的行為
更別提那些被「寄生花」厄泰拉西亞所喚醒的,無數的納斯德
到處綻放著的巨大花苞內,有數根粗大的觸手在蠕動
那形狀散發出的力量使人感到似乎能輕易絞碎任何物體

飄散在空氣中的那些近乎無窮盡地「胞子」就是自這些花內不斷被生出
厄泰拉西亞的孢子能夠將自身的生命型態模擬為他物,更能自主產生能源
這樣的特性搭配上這片納斯德墓場真可說是最糟糕的組合
若以人為比喻,這些已經死去了又被強制驅動的殘骸等同於僵屍吧

盛開著的花蕾是巨大的眼睛
厄泰拉西亞將自身作為能量與零件,修補了殘敗的納斯德機械的同時也與之同化
只是簡單的本能,理由、動機、目的一概沒有,增值、增值、增值,其存在就如天災一般
僅僅是不斷地繁殖,最終自然而然地將此地化為了無比詭異的的死寂地獄

運送隧道B4-1在砰咕族內已經被視為最大的禁忌,那群該死的地鼠近乎絕口不肯提
通過厄泰拉平原邊際才到得了的這片茂密的森林,冒險小隊終於找到了隧道那殘破不堪的入口
若非伊芙的探測與蕾娜的精靈能力,恐怕也難以找到隧道的所在之處

只不過是在入口,眾人就能感受到自洞穴內部散發出的不自然氣息 
不同於納斯德的冷酷感、也與魔族軍隊的邪氣不同
這裡有著某種更強烈、貼近人類的感覺,讓人更加喘不過氣的氛圍

「伊芙,你說到了這裡才能確認了那個生命能量是不是艾索德,那現在…」
雷文一臉沉重地跟伊芙確認著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「……比對確認,在這深處的「某個東西」是艾索德。」
儘管伊芙的表情就如同往常一般,沒有太大的起伏,但語氣卻明顯與平時不同

身為納斯德皇女,伊芙能夠掌握極廣範圍內所有納斯德的狀況
從型號、用途、體型、出產時間、地點一概都登記在內
但就在不久之前,他卻感應到了某個是納斯德,但又不是納斯德的「異物」
作為造物的機體理應有的一切資訊都無法辨識
唯一能夠確認的是「異物」的外型──若只是如此,也不會引起伊芙的注意
偏偏致命的是這個人型物體身長、重量都幾乎與失蹤的艾索德完全符合
儘管大家、就連伊芙本人都抱著萬分之一出錯的期待,可此時的結論無疑帶給大家重大的打擊
其實一想到程式異常的核心與艾索德的失蹤地點等線索
這樣的結果只能說不令人意外,儘管大家的心情更加沉重
但轉念一想,至少找到了艾索德的所在地
艾爾小隊等人又重新打起了精神,準備踏入這片被視為禁忌的災厄之地…





 -2.
 
少年在今日也被束縛在此
承受著無窮無盡的痛苦與悲哀

隧道的最深處有著一朵巨大到難以想像的「花」,盤據在破舊的核心主體上
綠色的帶電毒液順著機械的表面慢慢的流淌到地上
與自地面竄出並與大地糾纏著的根莖共相生
但這裡沒有納斯德機械,只有多到不計其數的厄泰拉西亞孢子

「…………嗚……」
無庸置疑,這是人類才能發出的聲音
儘管聲音本身極其低微,但在這片幾乎拒絕人類存在的死域之中仍顯得格外清楚
──在「花」之中,有一個赤身露體、纖細弱小的紅髮的少年

若不是還有輕微的呼吸,旁人看了說不定會以為只是一具屍體
少年被機械固定住手腳與身體,
無數的、各式各樣粗細不同、外型也不同的觸手在其赤裸的身體上不斷遊走
隨著觸手殘暴的動作,少年似乎試著扭動了一下,想掙脫目前的處境
但本人似乎不抱任何能夠逃脫的希望,只是對痛覺的反射動作而已

「───啊、啊──哈啊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」
──讓人無法感覺到有人在說話,只是空洞的呻吟聲自少年身上發出而已

身體是活著的,而且異常強健
但長期處在死亡邊緣的精神,讓心隨時都可能死去

忽然,觸手一一自少年身上縮回,似乎某種進行中的動作已經結束了似的
彷彿呼應著觸手,拘束住少年的機械裝置也同時解開,失去平衡的少年於是重重地摔落在地上

被厄泰拉西亞所感染,失控的核心資料的一部分殘留在這裡
就如同當初伊芙所說,核心的程式已遭到改寫,並開始製造大量的戰鬥用納斯德
只有這裡不同,核心存在著目的

──自始至終都是、「製造戰鬥用納斯德」──

核心對毀滅了自己的這個少年並沒有恨意,本來機械就缺乏感情面的表現
只是很理性地判斷, 這個少年的戰鬥力凌駕在所有納斯德之上
既然如此,以這副肉體為基體進行改造,想必就能夠製造出最強的戰鬥用納斯德
沒錯,之前留有人類的肉體修正的實驗紀錄資料
核心就這樣開始了一連串褻瀆且駭人聽聞的「工程」

從一開始尖厲的哭喊求饒,直至領略到不管再怎麼反抗哀求
那些不具備任何感情的機械與植物也不會停止的事實,這過程究竟花了多久?
那讓人寧願選擇死亡的強烈痛楚,日以繼夜地折磨著這弱小的身軀
就連失去意識的權利都被剝奪,原來每分每秒的時間是如此的漫長、永無止盡
自己的人生只剩下沒有結束的苦難,核心的工程就這樣一點一滴地使少年的自我逐漸風化

少年踉蹌顫抖地爬起身來,但未能完全站起身來就受不住跪倒狂嘔了起來
「咳嗚嗚──嗚啊啊啊──!嗚咳嗚嗚───」
這是第幾次了,因為承受不住核心的暴亂而崩潰哭泣?

這是核心所無法理解的
機體的改造結果所顯示出的數據說明了,在戰鬥方面的機能應該都達到了非常驚人的境界
比如說,只不過跌倒這點程度的痛覺,理應感受不到才對
更別說搭載了自動平衡系統的他,就算是站在鋼索上戰鬥也絕對不可能跌倒
倘若連這點程度的困難都無法克服,要利用在實戰上就是不可能的事

再怎麼強大的機能也需要適當的AI來加以驅動
但人並不是只要輸入指令就絕對會一五一十照實執行的機械
為了排除這致命的缺陷,核心甚至計畫要將少年的精神破壞殆盡
使機體不會受到多餘的想法與感情妨礙
少年戰鬥的身姿已經深深烙在系統的監視器中
他的經驗與技術也已經從腦中一點一滴毫無保留的搾乾了
核心深信這套AI、與這副機體組合的瞬間,就是最強的戰鬥用納斯德誕生的時候

厄泰拉西亞花重複著不詳的胎動
只有水聲、觸手移動的窸窣聲、葉片開闔的摩擦聲與少年微弱的哭聲
藏在隧道最深處、陰濕,污染最嚴重的地方,核心與少年是唯二擁有自主意識的存在
但很快的,少年的意志也即將被抹滅了吧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  
佇立在地獄的中央,手持著驚人的大劍,那身影正是受污染的厄泰拉西亞化身
空洞的眼神,如同厄泰拉西亞的巨大眼珠一般,空洞而不知道究竟在注視著什麼

核心指使著無數的觸手再次伸向少年,這是最後一次的工程了
只差一點就要成功了,完美的戰鬥用納斯德

少年的腦中剩下一片空白,除了那些殘破的影像
朦朧的綠、紫、白與黃,那面影已經模糊到無從憶起了了

──似乎有著一個,很溫柔的對自己笑著的男人、那溫暖的表情──也…想不起來了






5 則留言:

  1. 衛星突然有雅致寫起小短文來了

    足見你對這個作品以及對艾索的愛~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可以感覺到觸手的味道(正色)

    回覆刪除
  3. 聽說....艾索德有新的職業欸~不過要等到明年= 口=

    回覆刪除
  4. >>軟綿綿君
    我這科系的都寫過短文詩詞小說啊XD
    糟糕文也寫過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很直接的糟糕圖(?

    >>呈鋒
    觸手出現了,不過這篇沒H A_A

    >>笨笨
    雙刀騎啊,我對馬尾沒愛
    所以到時候可能拿個髮型來頂著
    (最愛符文髮型和納斯德髮型XDD)

    回覆刪除
  5. 求……求後續呀!!
    特別是某些重點部分,不配圖嗎!!
    …………這麼看來厄泰拉西亞真是太棒了……艾理奧斯有這種植物真是太棒了……

    回覆刪除

感謝留言嘎 ⊙▽⊙)╭